看共享充电宝这几年:聚美陈欧奋战至今 美团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

狂奔3年后,共享充电宝似乎正迎来一个新的节点。

美团宣布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,小电曝出上市消息,街电被定义为“5G时代的基础设施”……充电之外,共享充电宝的边界正不断向外延伸。

回首共享充电宝诞生之初,类似“伪需求”,“夕阳产业”等质疑层出不穷,行业甚至比共享单车更早步入共享经济的寒冬。令人始料未及的是,在这盘棋看似难以有新局面的时候,却又别开生面展现了新的生命力。

从0到1,混战

在媒体和普通人眼中,共享充电宝仿佛在2019年横空出世。事实上,资本仅是引爆,从更高处俯视,会发现共享充电宝的大火早已在暗中蓄势多年。

一方面,2012年以来,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,使人们对手机续航能力的要求不断提升,移动电源行业得到新生;另一方面,2013年小米入局移动电源行业,凭借69元的低价“屠杀”大批传统移动电源厂商,后者急需寻找新的转型之路。

2019年初,移动电源销售商安克在长沙做了一场商业试验,他们将不到50个装有充电宝的机柜,投放到长沙的各大商场,这便是后来街电的雏形。尽管前期试验的效果并不理想,但足以引起外界和其他品牌的侧目。

2019年,4G网络普及迎来关键节点,这年年底,4G用户直逼10亿人,移动互联网全面普及,智能手机出货量激增。市场对移动充电设备的需求增长,遇到了当时最大的风口——共享经济,由此推动了共享充电宝的高速成长。

当年3月,小电和街电几乎同时放出了融资消息,10天内,共享充电宝行业爆出了近4亿的融资总额,投资方包括红杉、腾讯、IDG、金沙江创投、高瓴资本等一系列知名机构。此前默默无闻的行业,迅速成为当时最火热的投资风口。

聚美集团创始人陈欧当时曾独自从北京跑到深圳,用一个月时间共享充电宝的工厂、供应链等全部考察了一遍。他认为,手机电池技术在五年内无法得到突破性进展。当年5月,陈欧以3亿元收购共享充电宝企业街电,并亲自担任董事长。

据媒体统计,巅峰爆发期,全国有上百家共享充电宝企业,掀起了一场“百电混战”。

与其他风口不同,共享充电宝兴起之初,就面临“伪需求”质疑。达晨资本合伙人刘忠宏更是一度认为,共享充电宝就像90年代的BB机、大哥大一样,只是短期过渡性产品。

也有些投资人认同共享充电宝的必要性,但对行业现状感到担忧。梅花天使创投的吴世春认为,“资本涌入造成的项目爆发,使得进驻商家的成本必然上涨,行业最终将无利可图。”他还劝自己投资的河马充电主动离场。

随着资本态度的日趋理性,共享充电宝融资数量呈断崖式下跌,行业瞬时降至冰点。

2019年10月,总部位于杭州的乐电宣布退还用户押金,回收设备,停止运营——媒体称之为第一家退出的企业。此后,PP充电停止运营,HI电大规模裁员,更多企业悄无声息地结束了短暂的“共享充电宝之旅”。

2019年11月,入局两个月的美团也宣布停止共享充电宝运营。巨头退场,给这个新生的行业蒙上一层阴影,只有躬身入局的陈欧依然相信:共享充电宝一定能赢。

此时的陈欧不会想到,在迎来这天前,行业即将穿越漫长的冬天。

从1到N行业格局初

共享充电宝行业诞生后第一个冬天,迎来了共享经济的大溃败。

2019年底到2019年,ofo总部退押金的人排起长龙,共享汽车平台麻瓜出行宣布关闭租车服务,ZHO共享纸巾被爆人去楼空……曾经站在风口的共享经济被资本无情地抛弃。

2019年10月,曾经坚定看好共享充电宝的朱啸虎直言:风口已经转向了新零售,大家都在讲新零售,没人讲共享了。整整一年间,共享充电宝行业企业拿到的融资屈指可数。

寒冬之下,各大头部平台也在暗自较量,他们吸取共享单车的教训,尝试抓住正在兴起的信用免押金模式,迅速得到用户信赖,逐步脱离共享单车押金侵吞事件留下的信任危机。

作为率先实施免押金政策的共享充电宝平台之一,街电因此争取到了大量新生用户。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9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份额方面,街电以40.5%占比排名行业第一。

与此同时,经过残酷洗牌的共享充电宝行业也形成了明显的梯队格局,街电、来电、小电、怪兽为首的“三电一兽”头部梯队脱颖而出,稳稳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。

2019年,共享充电波宝囊括了餐饮、购物、美容院、电影院、娱乐场所等生活场所后,先后进军高铁站、飞机场等高端渠道。这一过程中,大机柜和桌面充的模式逐渐展现出各自缺陷,街电、来电主打的小机柜模式,成为行业主流模式。

让人略感意外的是,在行业质疑颇多之时,许多C端用户对共享充电宝有了全新的认识。两年时间里,手机电池的关键突破,依然只存在于自媒体的震惊式文章中,但直播、短视频等风口的出现,却进一步令手机电池捉襟见肘。

两年间,共享充电宝用户量不断增长,商店里摆放的共享充电宝越来越多。

北京中关村附近的商场中,小电入驻的餐饮商家门前,每天都能看到前来的顾客,直奔小电而来,把手机充好电后下一个动作才是挑选座位;古北水镇旅游景区的餐馆里,摆放着多台街电机柜,很多游客进来不是为了吃饭,而是只求一台充电宝,解决旅途中总是岌岌可危的手机电量。

2019年,街电首次宣布实现年度盈利,随后小电、来电、怪兽充电都表示已经盈利,业界对共享充电宝的质疑不攻自破。

曾经看衰行业的达晨创投刘忠宏,也最终参投了小电的B+轮融资。“共享充电宝公司的现金流比预期要好,头部玩家基本都是盈利的,仍然是共享经济中不错的赛道,”有投资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。

共享充电宝,成为共享经济大潮中少有的能保持高速增长的赛道。

N到N次方悄然步入乘法时代

三年的投放与运营,共享充电宝基本上铺满了一二线城市的各类场景。

有媒体统计,2020年1月,街电、怪兽充电、小电科技业务均已覆盖了上千城市,仅“三电一兽”向市场投放的充电宝数量就已经超过1350万台,遍布商圈、旅游、社区、餐饮、酒店、影院、医院等各大生活场景。

与此同时,随着市场点位之争告一段落,各方将竞争重点集中在场景、技术等多个层面。

厂商逐渐改变激进扩张时的粗放经营模式,开始用精细的充电宝投放提升用户体验,也更加关注点位的效率而非覆盖,并通过捆绑代理商,提升管理效率。

正在到来的5G 时代,同样给共享充电宝行业打了一剂强心针。手机厂商们好不容易延长的 1 小时续航,很快便被 SoC、屏幕、大型应用给压榨得所剩无几,移动充电需求只增不减。

今年7月,街电CEO万里在采访中直言,“未来的发展,首先是进一步夯实充电宝业务基本盘,把共享充电宝变成5G时代的基础设施,同时挖掘庞大的用户和商户潜力,在原有的业务上做乘法。”

就在他说出这一论断前不久,美团正式宣布重启共享充电宝业务;而另一家头部充电宝品牌小电,被曝出上市传闻……一系列最新动态显示着,行业正在寻找新的进化方向。

正如万里所说,共享充电宝在用户和商户方面拥有巨大潜力,这些都为其延伸边界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。例如,共享充电宝可以为商家提供广告投放等增值服务;与商场会员体系打通,用几分换取充电;联合商场做地推活动等等。

共享充电宝的商户中,三成左右都是餐饮商户,与美团、饿了么等生活服务平台的用户存在重叠,未来两者或许可以进行深度合作。

今年以来,走出恶性竞争的共享单车也有新动作。哈啰出行的APP近期改版并出现了一些本地生活类的功能,从过去的工具化用车页面变成拥有查路线、乘车码、哈啰生活等综合服务功能的“九宫格”。其负责人表示,将尝试打造一个“以出行为基础的生活服务平台。”

这一举动,无疑给共享充电宝带来新的启发,共享充电宝也可以朝着“以充电为基础的生活服务平台”转变,成为人们全新生活方式中的关键一环,共享充电宝企业的存在形式趋于多元。

类比共享单车的发展路径不难发现,并入生活服务类平台是共享充电宝的出路之一,2020年初,美团直接把共享充电宝扩充成其服务的一个子项,其深知,共享充电宝能前线开拓吃喝玩乐等各类生活场景,是重要的线下流量入口。

另一种情况,是共享充电宝企业与本地生活的联动结合,就像目前支付宝与街电的合作,优势互补、流量互通,以此达到双赢目的。不久前,支付宝芝麻信用分完成了三大更新,其中就包括与街电合作推出“隔夜免费归还”服务,解决用户无法及时归还充电宝的痛点。

最理想的存在形式,则类似网约车共享平台滴滴的自造生态,在主营业态的基础上,无限扩充服务边界,通过与金融、出行、生活、餐饮等相关领域的深度融合,自造共享生态圈,变成下一个美团。

共享充电宝的未来,不止于充电,正如陈欧两年前的判断,它的想象空间足够大。



 

(责任编辑:mzcy898)